春运背后的故事:铁路女洗衣工的“冰火两重天”

作者:万博  来源:万博manbetx官网  时间:2019-09-02 19:06  点击:

  当人们乘坐火车出门旅行,躺在干净整洁的床铺上休息时,很难想像有这样一群人,她们在多变的作业环境里,整日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,迎着潮湿的热浪,面对堆积如山的床单、被套、枕套等物品,精心地挑选、清洗、烘干、烫平,把脏卧具清洗得焕然一新,为旅客温馨出行默默地奉献付出着……

  数九寒冬,东北地区室外气温接近零下30℃。走进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通化整备洗涤保洁车间洗衣厂,伴着机器的轰鸣声,一股湿热气息迎面铺来。洗衣厂内的洗衣机、烘干机、熨烫机同时运转,巨大的熨烫机上散发着“热气”。

  在这里工作的女洗衣工们和男同志一样,进进出出忙个不停。她们一会在七八摄氏度的挑拣室分拣被罩,一会又忙碌在30℃的熨烫机台前,随后又到零下20℃的室外把清洗好的床单装上厢货车……面对作业中将近50℃的温差,职工说伤风感冒时长出现。

  这个洗衣厂承担每天9趟图定列车卧具洗涤的工作量,每天职工都需要洗涤列车上换下来被套、被单、桌布、窗帘、椅套。春运期间,客流增大,列车加开,也增加了她们的工作量,洗衣厂每天需要清洗的卧具和备品达2万多件。洗衣厂工长孙继东介绍:“我们一天洗衣粉就会用掉50公斤,一年下来差不多4万斤。”

  “姑娘说我手太粗了,经常刮得她不舒服,晚上都不让碰她。”作业间隙,洗衣工于静波笑着对工友说。由于洗衣工人常年接触洗衣粉等物品,久而久之双手会被比别人早出皱纹、多份粗糙。尽管每天上下班时,女工们会给手涂上护手霜,但还是避免不了双手受到伤害。

  在不停滚动的熨烫机旁,郭淑萍、姜月风把洗涤完毕的卧具备品用槽车送去烫平。经过熨烫机的高温烫平,潮湿的卧具几秒钟后就会平整地烘干。

  女工们在高温蒸汽熨平机前作业不戴手套。郭淑萍说:“这样更安全,干活也更快。”女工们干活麻溜利索,只用5秒钟,就能把熨平后蒸汽余温尚存的床单折成一个标准的“小方块”,但手指总被烫得红红的。

  站在熨烫机前的辛红和刘建芹把洗好的被单一块块送进熨烫机。虽然她们每天都要喝下大量的水,但不会经常去厕所。因为每天都在熨烫机旁连续工作六七个小时,喝下去的水很快就变成汗蒸发掉了。辛红说:“我们天天都享受着免费的汗蒸服务。”

  洗衣厂的女工们中午只有1小时的休息时间,吃完饭简单休息后,又要投入到作业中。遇上备品送回晚时,她们会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,连孩子都没时间照顾。张艳笑笑答道:“早就习惯了,没啥!”

  忙碌的洗衣厂,女工们把一件件洁净如新的卧具送向了一趟趟旅客列车上,为旅客出行营造了一个整洁、舒适、温馨的出行环境。

  当人们乘坐火车出门旅行,躺在干净整洁的床铺上休息时,很难想像有这样一群人,她们在多变的作业环境里,整日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,迎着潮湿的热浪,面对堆积如山的床单、被套、枕套等物品,精心地挑选、清洗、烘干、烫平,把脏卧具清洗得焕然一新,为旅客温馨出行默默地奉献付出着……

  数九寒冬,东北地区室外气温接近零下30℃。走进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通化整备洗涤保洁车间洗衣厂,伴着机器的轰鸣声,一股湿热气息迎面铺来。洗衣厂内的洗衣机、烘干机、熨烫机同时运转,巨大的熨烫机上散发着“热气”。

  在这里工作的女洗衣工们和男同志一样,进进出出忙个不停。她们一会在七八摄氏度的挑拣室分拣被罩,一会又忙碌在30℃的熨烫机台前,随后又到零下20℃的室外把清洗好的床单装上厢货车……面对作业中将近50℃的温差,职工说伤风感冒时长出现。

  这个洗衣厂承担每天9趟图定列车卧具洗涤的工作量,每天职工都需要洗涤列车上换下来被套、被单、桌布、窗帘、椅套。春运期间,客流增大,列车加开,也增加了她们的工作量,洗衣厂每天需要清洗的卧具和备品达2万多件。洗衣厂工长孙继东介绍:“我们一天洗衣粉就会用掉50公斤,一年下来差不多4万斤。”

  “姑娘说我手太粗了,经常刮得她不舒服,晚上都不让碰她。”作业间隙,洗衣工于静波笑着对工友说。由于洗衣工人常年接触洗衣粉等物品,久而久之双手会被比别人早出皱纹、多份粗糙。尽管每天上下班时,女工们会给手涂上护手霜,但还是避免不了双手受到伤害。

  在不停滚动的熨烫机旁,郭淑萍、姜月风把洗涤完毕的卧具备品用槽车送去烫平。经过熨烫机的高温烫平,潮湿的卧具几秒钟后就会平整地烘干。

  女工们在高温蒸汽熨平机前作业不戴手套。郭淑萍说:“这样更安全,干活也更快。”女工们干活麻溜利索,只用5秒钟,就能把熨平后蒸汽余温尚存的床单折成一个标准的“小方块”,但手指总被烫得红红的。

  站在熨烫机前的辛红和刘建芹把洗好的被单一块块送进熨烫机。虽然她们每天都要喝下大量的水,但不会经常去厕所。因为每天都在熨烫机旁连续工作六七个小时,喝下去的水很快就变成汗蒸发掉了。辛红说:“我们天天都享受着免费的汗蒸服务。”

  洗衣厂的女工们中午只有1小时的休息时间,吃完饭简单休息后,又要投入到作业中。遇上备品送回晚时,她们会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,连孩子都没时间照顾。张艳笑笑答道:“早就习惯了,没啥!”

  忙碌的洗衣厂,女工们把一件件洁净如新的卧具送向了一趟趟旅客列车上,为旅客出行营造了一个整洁、舒适、温馨的出行环境。

万博